营销:日本准航母离开越南

文章来源:纹身秀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1日 11:22  阅读:7753  【字号:  】

第三天,我们又走进了臧家,了解到了藏民和我们汉民在饮食、文化、生活和信仰上的不同之处,我还在草原上骑了马,远远望去,这里的天和地就像连在了一起,分不清你我。

营销

喂!小朋友,帮我推推车好吗?我扭头一看,原来是位阿姨在喊我,她正吃力地拉着一辆装满货物的车子。哼,要我这个小孩子帮你推车?我还要上学呢!我嘀咕着,原来的高兴劲一下子全没了。但看到她眼里流露出来的期待的目光,那副疲劳的样子,也只好去推车子。刚才说的那些话,恐怕很多人都听见了。我一边推着车,一边自言自语地说。不知怎的,我仿佛觉得身后有许多人在用嘲笑的目光盯着我,还有人在指指划划地议论着我。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难过,真想溜走。嘎吱一声,车停了,也许是车坏了。我回头一看,啊,车子只挪动了十几步远。如果继续推下去,上学肯定会迟到。我趁阿姨检查车子的时候,溜进了一个小巷。人虽然进了小巷,可是我又不由地想:那位阿姨现在怎样呢?车子坏了怎么办呢?政治考试我得了好分数,这件事能评多少分呢?难道好分数只是写在纸上和说在嘴上吗?我后悔了。如果这时有人对我说:小朋友,帮帮忙吧?我会立即去干的。想到这里,我赶忙跑回原来停车的那个地方。可是,那位阿姨不在了,车也不在。我向远处看了看,啊!原来有两位少先队员正帮着那位阿姨推车呢。我顿时呆住了,我更加怨恨自己了。他们不也是少先队员吗?我为什么就不能像他们那样呢?我责问自己。怎么办?继续去推车!我作出了这个决定,马上向车子跑去,和那两位少先队员一起同心协力地推着车……

晚上9点多的时候,我忐忑不安的回到了家。第二天早上妈妈就问我:你的同学告诉我学校要买资料,你怎么没告诉我啊!我当时想沉默,可我却听到自己说:我忘啦。虽然声音很小,但是妈妈却从口袋里掏出20元,说:给,拿去买资料,特别是数学。我当时既高兴又生气。我想:我给同学买个礼物才10元,他都不算算,划得来吗?于是我拿着钱就跑到了‘精品屋’,快到门口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。我在精品屋挑了一个水晶球才20元。我抱着精品和到了同学家,哪位同学很高兴,不住地说:谢谢,谢谢……可是我的心里像是打翻了的五味瓶。晚上回到家,我看到妈妈那慈祥的笑,又想想自己。我又走到了外面,大叔爷爷在指责我的不对,我伤心极了。荷花姐姐看都不看我,平时经常对我笑地小草妹妹也都不笑了,我望着四周,仿佛一切都离我而去。玩耍,汉堡,牛奶,火腿肠一切都索然无味,我哭了……

在一个若大的城市中,人们来来往往的忙碌着,奔走着。充实自己的物质生活。但却忽略了那些有意或无意被忽略的风景。




(责任编辑:勾梦菡)

相关专题